图片 1

科技日报

华大冲刺 贝瑞和康借壳龙头急上市或催热基因概念

5 1月 , 2020  

基因测序龙头华大基因尚在IPO排队中,而其最大竞争对手贝瑞和康的曲线上市之路已经明晰。

12月1日,由大众进口汽车途锐特约,凤凰网与深圳晚报联合主办的“2016年度华人经济人物盛典”创变·新声巡讲深圳站成功举办。本站活动聚焦“生命科学未来趋势”话题,邀请行业专家与现场听众洞察生命科学领域的前景。

12月1日,Science
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介绍了一个关于大脑记忆的研究的新发型。研究团队展示了在工作记忆和长期记忆转换的中间状态中,记忆是能够被重新复活的。他们观察到了一种新形式的工作记忆,称之为“优先长期记忆”,这种记忆存在于突触中,可以在没有活跃的神经元活动的情况下存在。对理解人类学习机制和理解大脑记忆原理来说,这是一个基础性的成果。

11月18日,清华大学研究生特等奖学金评选结果公示,其中医学院直博生万蕊雪在本科毕业三年内以第一作者身份在《Science》上发表5篇文章的成绩吸引了大量关注。报道中“学霸”“牛人”和“大神”等描述频出,那么到底她是“骨骼清奇”还是有“高人指点”?小研专访万蕊雪,带你揭开学神背后的秘密

43亿元借壳天兴仪表

图片 1

人脑是如何记忆的?拿人名来说,一般的解释是,如果你刚见到一个人,如果他对你很重要的话,他的名字会在几天之内从你大脑的工作记忆转到长期记忆中去,由已经被永久改变了的神经元连接储存。

2015年9月11日

停牌近半年之久,天兴仪表于12月4日晚间披露重组草案,拟以21.14元/股,发行股份2.03亿股,作价43亿元购买贝瑞和康100%股权。同时向大股东天兴集团的控股子公司,2.97亿元出售上市公司资产与负债。公司复牌前将召开媒体说明会。

活动中,华大基因执行副总裁朱岩梅发表主旨演讲,她在演讲中表示,“生命时代”已经到来,未来人们基因测序的成本“也许只要花费骑一次摩拜单车的钱”。

但是,就在这转换的几天,或者几个小时之间,这些信息到哪儿去了呢?就在它们离开标准的工作记忆,但是还没嵌入到长期的记忆中时,它们在哪?

两篇阐释生命大分子剪接体结构的文章以杂志当期封面的形式,“背靠背”发表在国际顶尖期刊《Science》上,震惊了学术界。

此前天兴仪表于8月底披露重组框架,拟将其拥有的全部存量业务资产出售给大股东天兴集团或其指定的第三方;同时拟发行股份购买贝瑞和康全部股权。

朱岩梅在主旨演讲中介绍说,中国科学家参与的人类基因组计划在21世界初完成,给世界打开了一扇门。这个门的前面是测序的成本,当测序成本不断下降,人类的生命实现了信息化,开始可以量化生命和健康。

最近,专门研究记忆的研究者发现了这一秘密,他们发现了人脑中的一种新的记忆方式,名叫“优先长期记忆”。

2016年1月8日

天兴仪表原主营摩托车与汽车部品的设计、生产、加工、销售,公司近年业绩增长乏力,2015年及今年上半年均呈现亏损状态。此次交易完成后,贝瑞和康将借壳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变更为贝瑞和康董事长高扬。

华大冲刺 贝瑞和康借壳龙头急上市或催热基因概念。对比用了三十年时间已经渗透到各个领域的IT行业,朱岩梅相信用不了三十年的时间,

《自然》
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介绍了一个研究团队,他们展示了在这种转换的中间状态中,记忆是能够被重新复活的。他们观察到了一种新形式的工作记忆,他们称之为“优先长期记忆”,这种记忆可以在没有活跃的神经元活动的情况下存在。

施一公教授研究组在《Science》就剪接体的结构与机理研究再发长文,题为《U4/U6.U5
三小核核糖核蛋白复合物3.8埃的结构:对剪接体组装及催化的理解》。

贝瑞和康于2010年5月成立,主营业务为以测序为基础的基因检测服务与设备试剂销售。公司以遗传学和肿瘤学为两个主要应用方向,构建覆盖生育健康、肿瘤分子检测与诊断的多层次产品及服务体系。

BT就可以颠覆农业、医疗、健康、环境、工业等所有领域,带来一场颠覆。朱岩梅分享说,人类世界过去的一段时间经历了汽车时代、PC时代和互联网时代的变革,当下已经迎来了“生命时代”。

与最近其他的一些研究相一致,这项研究表明,信息从某种程度上可以在连接神经元的突触间进行停留,即使旧的工作记忆已经消失。

2016年7月22日

业绩补偿安排方面,贝瑞和康21名股东共同承诺,公司2017至2019年度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28亿元、3.09亿元、4.05亿元。查阅财务数据,其业绩承诺与已实现净利润有一定差距。贝瑞和康2013至2015年度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3520.25万元、3607.72万元、3687.55万元。2016年,公司业绩出现较快增长。贝瑞和康今年上半年实现扣非后净利润为5067.09万元,已经超过2015年全年净利润水平。

“我们叫做生命的时代,是区别于以往所有物质时代的根本,因为无论是人、动物、植物、微生物,生命的基本都是从DNA开始的。过去是因为数据量太大、成本太高,所以没有前景,但是今天不同,生命的测序已经变成可及、可支付,换句话说是‘低成本、高通量’。”朱岩梅谈到,“低成本,高通量”这六个字,一直是华大基因所强调的。

“这真的是一项非常基础性的发现——就好像记忆的黑暗面被发现了一样”,美国范德堡大学认知神经科学家Geoffrey
Woodman
说,“想要清楚地看到这种记忆存在确实很难,但是,它是确实存在的。否则,信息就会在人脑中消失。”

施一公教授研究组获取了剪接体激活和剪接反应催化过程中两个重要状态的剪接体复合物,成果再次“背靠背”发表在国际顶尖期刊《Science》上的新闻又刷爆朋友圈。

相关概念股有望催热

作为一家民营企业,华大基因造就了一个测序市场,不断拉低全球基因测序成本。朱岩梅把基因测序做了一个比喻,“人类基因组刚完成的时候,上千科学家测一个人,花费的是一架隐形战机的钱;十年以后是一辆经济型轿车的钱;预计未来,也许就是一次骑摩拜单车的钱。”

Geoffrey Woodman 与这项研究没有任何关系,这是来自同行比较中立的评价。

90后女孩、2016年清华大学研究生特等奖学金得主万蕊雪是这五篇《Science》论文的共同第一作者。很难想象,三年前,她初次进入施一公课题组时,曾觉得自己“笨到家了”。

目前,国内最知名的两家基因测序公司华大基因和贝瑞和康均在加速推进上市进程。其中,前者已于去年底现身证监会IPO排队名单,目前仍在排队中;后者刚刚披露借壳天兴仪表的重组草案,在上市速度上有望反超华大基因。

朱岩梅透露,华大基因通过科学技术变革带动基因产业的发展,未来三到五年,华大基因就希望将测序成本由现在1000美元变到100美元。“我们不希望把价格定那么高,我们希望中国千千万万的百姓可以受益。”

认知神经科学家Nathan
Rose和在威斯康星大学的同事最初让受试者观看一系列幻灯片,幻灯片上显示了一些了人脸、单词或字节,并且这些内容在一个方向移动。

“我觉得自己笨到家了”

近年来,随着基因测序技术进步,基因测序行业进入高速发展时期。艾瑞咨询数据显示,
2007年全球基因测序市场规模为7.9亿美元,到2014年市场规模为54.5亿美元,预计2018年全球基因测序市场规模将超过110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1.1%。人口因素、医疗支出占比提高、人群健康意识增强、复杂疾病发病率提高、基因测序技术成熟等因素推动基因测序行业快速向前发展。目前基因测序行业已经被应用在生育健康领域、肿瘤分子诊断领域等颇具前景的医疗领域中,其中又以NIPT为最具代表的临床应用产品之一。

朱岩梅谈到,中国过去的发展带来了很多问题,成为肿瘤大国、中国是缺陷大国。起哄,出生缺陷是发达国家的两倍,新发的肿瘤已经相当于北欧国家的总体人口。全球把中国叫做“发展了的发展中国家”,既要面对发展中国家还没有解决的出生缺陷问题,还要面临“富贵病”,“当中国人以总体14亿人口的健康为荣,而不是以疾病、雾霾、环境污染为羞、为耻的时候,中国才能很骄傲的成为世界第一梯队。”

他们使用功能磁共振成像跟踪产生的神经活动,并借助机器学习算法,表明他们可以分类与每个幻灯片内容相关的大脑活动。然后,受试者观看组合的内容

例如单词和人脑,但是被提示仅关注一个内容。首先,正如脑电图展示的那样:两个内容都在大脑中产生信号。但是未经提示内容的神经活动迅速下降到基线,就好像是被遗忘了一样,而被提示的内容EEG信号仍然保持,这表明它仍在工作记忆中。
但是,在几秒后,如果促使受试者记忆那些未经提示的内容,他们依然能够迅速地回忆起来。

Rose 最近离开了威斯康星大学,加入位于印第安纳州的Notre
Dame大学。他的同事随后转向了经颅磁刺激研究,这是一种非侵入性的方法,使用快速变化的磁场向脑部提供一个电流脉冲。他们的受试者执行相同的提示记忆任务,然后在未记忆的记忆内容的信号消退之后,再应用一个更加宽泛的TMS脉冲。结果发现,对应“被忘记”的内容的神经活动非常突出,这说明,记忆已经被潜在的状态重新激活,转变成即时的意识。

此外,当TMS直接针对最初对非提示内容进行反应的脑区时,重新激活反应甚至更强。

这项研究并没有表明突触或者其他的神经元特征是如何保存这种秒级别的工作记忆,或者它们能储存多少信息。“这是一项非常原始的研究,对于理解我们人类思维是如何形成的提供了早期的观察”,该研究的作者之一、威斯康星大学认知神经科学家Bradley
Postle说。

Woodman
也同意这种看法,“好的研究倾向于提出更多的问题而不是回答问题”,他说,“这些工作绝对属于这一类型“。最后,他说,这种新的记忆状态有着大量的现实意义,可以帮助学生更高效的学习,也可以帮助患有与记忆相关的疾病的人,比如失忆、癫痫和精神分裂。

原文链接:

在获得了从中山大学免试推荐到清华医学院直接攻读博士学位的机会后,2013年初,万蕊雪进入了施一公实验室开展本科毕业设计。

而随着两大龙头公司上市倒计时,A股相关概念板块有望催热。基因测序产业链方面,由上游仪器和耗材公司、中游提供基因测序的服务商、下游的生物信息分析公司,以及终端消费群体构成。目前A股基因测序板块中,基因全产业链公司较少,主要集中在中下游,多以提供基因测序服务为主。板块内公司包括达安基因、紫鑫药业、昌红科技、北陆药业、迪安诊断、千山药机、新开源等。

“我们华大基因就是将民生扛在肩上,把基础科研踩在脚下的组织。我们要挣钱,还要构建生态系,未来会对生命经济时代产生非常多的影响,”朱岩梅介绍说,华大基因的愿景是“基因科技造福人类”,在幸福、快乐中“永远只做好事”。

“一开始非常高兴啊,觉得能进施老师实验室太好啦,”万蕊雪描述到彼时的场景依旧难掩激动,“但没多久就感到一种深深的焦虑。

施一公实验室在清华、甚至在整个生命科学研究界都一直以高效率、严标准而闻名。“实验室的节奏之快、效率之高,让我觉得之前接受的实验训练就像过家家一样。

万蕊雪用“笨到家了”来形容那时的自己。一个蛋白提纯实验,师姐7个小时就能做好,但是万蕊雪从早8点干到晚8点都做不完,而且提纯的产量和质量都要差得多。与之而来的是深深的自我怀疑。

“但是怀疑也没用啊,只能多努力;我怕不能留在这个实验室里。”一句如此朴素的话,背后是她坚持每天早8点到实验室,次日凌晨才离开,平均一天工作14小时以上的生活整整坚持了4个月,中间一共休息了3天。

进入博士一年级,尽管课业繁重,但还要去其他实验室轮转训练,万蕊雪把晚上和周末的时间全部利用了起来。“觉得自己笨到家了,最开始三个月几乎每新学一个实验都会失败。”万蕊雪的解决办法是勤奋加细致,她把心里的沮丧放在一边,拿出超人的耐心一个个去抠可能影响结果的细节,最终攻克了许多难点。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最终留在了施一公课题组。

图片 2

万蕊雪与导师施一公院士合影

“博二开始做世界级难题”

2014年,万蕊雪进入直博二年级,正赶上冷冻电镜技术实现了重大突破,结构生物学领域可能因此而发生重大变革

面对重要的研究机遇,导师建议她做“剪接体结构与分子机理的研究”,她开始独自承担酵母剪接体提取的工作。

剪接体发现于1985年,是控制遗传信息传递的重要物质,人类35%的遗传紊乱都与剪接体功能失常有关,甚至包括一些种类白血病和癌症的发病原因都和它有关。近30年来,全球众多一流实验室都想“捕捉”剪接体的结构,却进展非常缓慢。2014年初,《Nature》上一篇回顾晶体学百年历史的文章中,把“剪接体的结构解析”列为生物学最亟待解决的课题之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